我觉得你可以先吃屎

8.19

我说过烟酒毒是底线,绝对不可以因为痛苦寂寞去碰。可是我在特别难过的时候,叼着一根不断吞吐。后来心里突然有个声音说,你这样不对。我的心里就算第一位是你,第二位第三位也还有别人,其中有人说,她说不喜欢女孩子碰烟。单纯讨厌也好偏见也罢,就算是我的幻听也罢。我都选择听她的话。此后这世间,不再是由你构成的情绪泥潭,而是他妈百花齐放的操蛋人间。

13~17

备份 2018.8.12

我也很想要follow my heart  的,但我这人懦弱,不够坚定。在乎的人难过我就会跟着难过,喜欢的人开心我就没理由的开心。即使在多high的情景下我都会放下一切去陪他,即使每一次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我还是会忍不住去问“你怎么啦,你不要难过好不好,你要什么我给你呀。”就是这样,一直一直浪费了好多时间,也耗费了不少心力。我还不太懂得如何与这样失控的破碎的自我相处。所以这样的我,凭一己之力,说什么“想要把快乐的你带回来”这种话呢。大概还是因为,我相信你会等我,你懂得要比我多。而我现在发现,可能只不过是南柯一梦。我看你也是,我看自己也是,滤镜太重了。话到这里还没有说完,但我不想继续下去了,我的注意力可以转移到别的地方,我就为我自己的完整努力一下吧

备份 2018.8.13

为什么非得是两人都这样呢,我说。如果其中一个人可以正正常常的,快快乐乐的,像其他孩子一样,轻轻松松得就可以感受、保存生活中的美好,跌倒了有人哄,难过了有人陪,完完整整得长大,和一群人吃掉一个鲜冰淇淋蛋糕,度过一个难忘的18岁,是不是会比现在好的多。就算是只有其中一人麻木了也罢,可能也不至于落得这个下场。可为什么偏偏是我们,命运的玩笑却一个也没逃过呢。我想不通。

备份。

2018.7.15

我花了一些时间去接受原来我鼻梁是歪的这个事实,接人待物也是一样。不能总是想什么就是什么。我知道南墙就在那,我不撞了,我拿推土机踏过去。人生没有高低,只有左右。我不愿意一条道走到黑,接受所谓的“既定现实”。我不舒服,我不喜欢,我不服气,我宁愿去尝试更多的可能性,看看我的底线到底在哪。或者我也许可能没有极限,如果等到了只剩下心疼,或者宁愿说,“算了,不要再试了”。我会放弃。但我在还有耐心和勇气的时候,在我人生的开端,我不想要遗憾

备份。

2018.6.26

我好想好想看烟火大会啊。虽然很久没怎么正经看过动漫了,但是庙会里男女主或者是接伴成群的小年轻们穿上最美的和服,谈笑追逐间“砰”地一声,然后回头,悄悄去勾喜欢人的小手指然后慢慢挨近,心里许愿来年也要顺顺利利的这个场景真的很难不让人起粉红泡泡。啊,我一直都很难忘这个场景。 列入人生必做清单里了。

备份。

2018.6.23

我没有那么难过,不然我会揪着姐姐(Or anyone I care)的衣领质问:你为什么不安慰我,你为什么不能理解我。当然不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这么做,我可能只是会生闷气,然后偷偷告诉自己这个人不值得。可是事实是,他们只是无能为力,并不是不爱你。知道了这点后,觉得自己终于稍微在感情里有点出息了。

备份。

2018.6.22

鹧鸪飞第一次在小操场听,周围太聒噪了所以没有啥触动感。后来进了我的循环歌单里,试着去想象那个谁吹竹笛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偶尔会露出姨母笑。:-D当然这辈子是没机会看到了。就是觉得这个反差萌真的挺有趣的

备份。

2018.6.18

翻朋友圈看到大家都在外边玩,想到去年大一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去的重庆,第一次去就超喜欢这个城市啊,海边的孩子从来没见过这阵仗🙃虽然出了一些插曲,在洪崖洞晚上打不到车还以为回不去了看着这桥想着总不能走回去吧有点崩溃病急乱投医给Iris发信息;最后一天担心小旋风身体不好还在外边找饭吃呢一下没心情直接回酒店,差点没订机票直飞回去🙃。今天不谈旧人了,只是感慨卧槽这他妈居然已经整整一年过去了……。但我大学里还是会再去一次重庆,这是肯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