杞盲

可能

在逃避现实的时候,十三岁的我和二十岁的我比起来并没有多大进步。

备份。8.25

上半年,可能老天看我太可怜了,或者我运气一直很不错,难受迷茫的时候还是有在其他人那里得到安慰的,过得相当不错,一切都闪闪发光又有希望。

但是后来呢,自我这个东西很神奇,它在一步步剥去它的礼貌甜蜜的外壳,有很多不可妥协的东西挡着不让外人进来,我的棱角告诉我,缘分到这里就到这里了。初恋也是,前男友也是,失去了也没有觉得可惜。但对那个谁,唯有我真真切切自愿付出的那些大量时间和心力和顾虑提醒我,压着我说,只有她不可以轻易放弃。时间没有拯救我,拯救我的是这三个月来我一天天无可避免去感受并累积的痛苦。

快乐和豁达根本就不是出路,是我的身体和心理为了活下去而自动选择的最后的底线。我别无选择,我只能选择快乐。听起来很荒谬,但如果你有相似经历,你会知道,那个洞是永远存在的,而你永远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站在洞口摇摇欲坠。任何快乐都没法弥补。

8.20

站在27层楼上玩手机,还不够清醒,有一点困。突然觉得自己身上好他妈香啊,不知道她家用的啥沐浴露洗完以后一直忍不住闻闻闻

8.19

让自己变得开心起来只是为了避免不开心,避免感受到孤独和脆弱。在喝多的晕晕乎乎的时候难过得笑着笑着就想哭。哭你为什么不在我身边的时候,特别想你。特别想要温柔得被拍着背温柔的啵啵和拥抱。一切都可以一笔勾销。

13~17

备份 2018.8.12

我也很想要follow my heart  的,但我这人懦弱,不够坚定。在乎的人难过我就会跟着难过,喜欢的人开心我就没理由的开心。即使在多high的情景下我都会放下一切去陪他,即使每一次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我还是会忍不住去问“你怎么啦,你不要难过好不好,你要什么我给你呀。”就是这样,一直一直浪费了好多时间,也耗费了不少心力。我还不太懂得如何与这样失控的破碎的自我相处。所以这样的我,凭一己之力,说什么“想要把快乐的你带回来”这种话呢。大概还是因为,我相信你会等我,你懂得要比我多。而我现在发现,可能只不过是南柯一梦。我看你也是,我看自己也是,滤镜太重了。话到这里还没有说完,但我不想继续下去了,我的注意力可以转移到别的地方,我就为我自己的完整努力一下吧

备份 2018.8.13

为什么非得是两人都这样呢,我说。如果其中一个人可以正正常常的,快快乐乐的,像其他孩子一样,轻轻松松得就可以感受、保存生活中的美好,跌倒了有人哄,难过了有人陪,完完整整得长大,和一群人吃掉一个鲜冰淇淋蛋糕,度过一个难忘的18岁,是不是会比现在好的多。就算是只有其中一人麻木了也罢,可能也不至于落得这个下场。可为什么偏偏是我们,命运的玩笑却一个也没逃过呢。我想不通。

备份。

2018.7.15

我花了一些时间去接受原来我鼻梁是歪的这个事实,接人待物也是一样。不能总是想什么就是什么。我知道南墙就在那,我不撞了,我拿推土机踏过去。人生没有高低,只有左右。我不愿意一条道走到黑,接受所谓的“既定现实”。我不舒服,我不喜欢,我不服气,我宁愿去尝试更多的可能性,看看我的底线到底在哪。或者我也许可能没有极限,如果等到了只剩下心疼,或者宁愿说,“算了,不要再试了”。我会放弃。但我在还有耐心和勇气的时候,在我人生的开端,我不想要遗憾

备份。

2018.6.26

我好想好想看烟火大会啊。虽然很久没怎么正经看过动漫了,但是庙会里男女主或者是接伴成群的小年轻们穿上最美的和服,谈笑追逐间“砰”地一声,然后回头,悄悄去勾喜欢人的小手指然后慢慢挨近,心里许愿来年也要顺顺利利的这个场景真的很难不让人起粉红泡泡。啊,我一直都很难忘这个场景。 列入人生必做清单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