杞盲

备份。

2018.6.4

高三前桌是我唯一一个觉得短头发单眼皮却甜的不得了的女孩子。距离上一次见到她是寒假的时候,我回母校监考,她进来了我的教室,也没有觉得尴尬,两人一见面就笑了——当然要憋着一点,毕竟下面的学弟妹还在考试。我喜欢她,因为我超好哄的,我就喜欢她每天喊我“宝宝”。就算她对别人也这么喊。但我就是觉得她十分真情实意。——为什么这么容易满足呢,因为我知道她是有在意我的,只有我可以揉她短发她不生气,她还会上着课忽然给我抄歌词。会在后面写“宝宝擦浪嘿~”会撒娇让我不要忘了她。然后,在这些细枝末节的快乐里,安全感和信任就产生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