杞盲

备份 2018.8.13

为什么非得是两人都这样呢,我说。如果其中一个人可以正正常常的,快快乐乐的,像其他孩子一样,轻轻松松得就可以感受、保存生活中的美好,跌倒了有人哄,难过了有人陪,完完整整得长大,和一群人吃掉一个鲜冰淇淋蛋糕,度过一个难忘的18岁,是不是会比现在好的多。就算是只有其中一人麻木了也罢,可能也不至于落得这个下场。可为什么偏偏是我们,命运的玩笑却一个也没逃过呢。我想不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