杞盲

备份。

2018.6.23

我没有那么难过,不然我会揪着姐姐(Or anyone I care)的衣领质问:你为什么不安慰我,你为什么不能理解我。当然不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这么做,我可能只是会生闷气,然后偷偷告诉自己这个人不值得。可是事实是,他们只是无能为力,并不是不爱你。知道了这点后,觉得自己终于稍微在感情里有点出息了。

评论